2015广艺行

  喜欢邕城这个寂寞的城市,并不是因为她的寂寞,而是这里藏着一所低调的高等学府——广西艺术学院;喜欢广艺,也不是因为她的低调,而是因为这里藏着许多我们过去一些美好的回忆!   2015年3月8日。   当天下所有的男人向天下所有的女人致敬的时候,我再一次向广艺致敬!  

跳舞——缅怀我的父亲大人

  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又是一年的清明了,上天的父亲母亲过得可安好?思念的情绪笼罩着我,冥冥之中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褪了色的记忆渐渐地愈发越来越清晰起来,像打开水库闸门的水奔腾而出……“看,把爸高兴地!”我二哥说。顺着哥哥手指地的方向看去,只见   二楼走廊尽头,我的父亲拍着手,口中唱着曲,

玛曲之行

  九月三十日清晨,我与耀庭、强强、老陈等三位朋友于6时20分从西固出发,由强强自驾长城哈弗去甘南玛曲和碌曲的郎木寺观光游览。甘南州夏河县的拉卜楞寺我曾去过三次,六大藏传佛教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以及美丽的桑科草原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这次去郎木寺   ,正处甘川省界,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可以

送给角色million的一首诗

  如果生活带了一只柠檬,我会将它做成一杯柠檬汁,在这个过程中你虽然体会到了制作中的不解和你无法体会到的苦难,但在变成一杯甘甜的果汁时,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你不一定需要理解,但承受和改变就是从酸到甜最本质的过程。   如果生活带来了一个黑夜,我愿化作唯一的闪光去照亮整片大地。因为你的光辉正

喜庆生命在延续

  新生——新生!   ——新生命的诞生!   2012年7月22日下午一点钟,一个新生命诞生了!   我的外孙崔宸胤来到了人间!   产房的白衣天使,推着宝宝车到产房门口呼唤“曹月华的家属来看宝宝……”   我和我的女婿还有我的老伴已经在产房外的侯

如果,这是回家的路

  2016年8月28日,妹妹出嫁了,她是我们家第三个女孩,跟弟弟是双胞胎,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如今也嫁作人妇了,至此,妈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天上的亲人,如果看到这一幕,也应该感到欣慰,你牵挂的孩子,都长大了……   千万年里千万人之中,只有这个少年便是他,只有这个女子便是她,竟是不可以选

摸新娘

  “摸新娘”是我们彝家山寨迎娶新娘时的风俗习惯,我这个“过来人”就亲身体验了此中情趣。   去年春节前夕,我就要和恋爱已久的尼坡乌各莫结婚了。这天,天朗气清,喜鹊喳喳。烂堡子的亲戚们来了,阴山队的朋友们来了,体壮彪悍的小伙们来了,身着彩裙、婀娜多姿的姑娘们来了。于是在我家屋里门外到处都是

月光下的冷水泉

  冷水泉的美,在于白昼的抖音,它是彩色的,如油画,充满动感。夜晚,美被蛰伏起来,它是线条的,如素描,恬静柔和。山是它高昂的头颅,宛如健硕的汉子彰显的是伟岸。水是它的裙摆,犹如下凡的仙女散发的是内秀。当晴天丽日卸妆褪去,晚霞不忍别离的那一抹,皎洁的月亮就像急于登台亮相的“新星”,掩映在村头的树梢上,

做一个好女儿——常回家看看常同父母谈谈

  1999年一曲《常回家看看》唱响了大江南北,惊醒了人们久已忽略的亲情之梦,撩起了人们亲情绵绵的思绪,敲响了人们反思自己的警钟。尽管这样,当今年“三八节”单位为女职工命出这样一个题目《做一个好女儿》要求撰文时,我脑中却浮现出一句一直自责于灵魂、愧疚于心的话:“我不是一个好女儿!”   父

老屋情怀

  上礼拜,随父亲回古镇老屋了一趟。   这次回去,是有要事缠身。当然,我不是主角,主角是我的严父。我只是怀着思乡的愁,在依山傍水的故土上,找寻我儿时的足迹和追忆童年的梦想。而父亲却操的心大,在他接到老屋租户打来的一个电话后,就刻不容缓地备好了椽子和青瓦,起程回去修缮因年久失修而有些漏雨的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