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万河工撤出风雪大包围(四)

 

时间就是生命!此刻,人们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分量。社会各界总动员,陷入险境中的二十万治河河工开始了一场世所罕见的大撤退。

11月16日上午11:30分。平原火车站。

行署副专员蔺善宝心急火燎地要赶往齐河河工撤退的最前沿。车子刚刚驶出市区,司机为难了,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风太大,雪太猛,风雪交加,视线模糊,车轮打滑。照这样的行进速度何时才能赶到齐河啊。车子到了平原,实在是无法再继续前行。这时,京沪铁路线的火车鸣笛声提醒了司机。他说,蔺专员,咱们到平原火车站,从那里坐火车去齐河,然后从齐河赶往沉沙池清淤工地吧,那样要比现在快得多。于是,他们登上了南去的列车,取道齐河,赶到了河工撤退的第一线。

11月16日下午4点。309国道齐河段。

乐陵、宁津两县市给民工送棉衣的支部书记们仍在路上艰难地行进中。司机的手脚冻麻了,停下来活动活动再继续“爬行”。从15日凌晨出发到现在已经30多个小时了,先是大雨,接着是暴雪。走着走着,柴油结冰了,几个人围在一起挡住风雨,把冰烤化接着走。实在饿的顶不住劲了,就在路边买个烧饼垫背垫背。现在,他们已经快要到达工地了,谢天谢地,处于寒冷中的河工可算是有救了。

11月16日下午4点。地区运输公司货运处。

处长杨海军从接到副专员徐红峰“立即调集车辆赶往齐河抢运河工”的命令,连喝口水的功夫也没有,在家的车,立即启动;出发在附近的车,立即掉转车头向齐河进发。于此同时,济南、滨州、聊城、河北沧州、衡水的运输公司也接到了德州运输公司杨海军的求援电话,他们立即启动了紧急状况预案,最大限度的调动可用车辆。

11月16日下午六点。天津至乐陵的公路上。

个体运输司机孙爱军正顶风冒雪开着大客返回车站。刚刚进入场站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只见场站里排满了一辆辆的客车、货车。警察在给车辆编号。孙爱军赶忙打听出现了什么情况。当他得知河工被困工地急需救援时,不顾一天的疲劳,主动报名参加。警察狐疑地问他:“你在雪路上已经行驶一天了,可以不参加这次行动。”老孙说:“我还是去吧,我们村里就有不少人在工地呢,都是街坊邻居,乡里乡亲的,咱不能见死不救吧!”他让老婆到站场外面买了几个烧饼,在警察的带领下出发了。

11月16日下午6点30分。宁津县城外的公路上。

林大哥和王大姐把自家的中巴车停在路口,两口子冒着大雪正在拦截过往的车辆。许多过往的车辆司机认识这两口子,以为是他们的车出了毛病,纷纷停下来问问情况。王大姐一改平日里的柔腔慢语,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行行好吧大哥们,我儿子和好几万人困在治河工地了,快去救人。有警察给我们带路,每十辆车为一组。来回的费用我们承担了。说着说着就带了哭腔。这些平日里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汉子最看不得女人落泪,见此情景忙不迭地跳下车说,去,去,咱们都去。于是,林大哥王大姐领着十几辆直接去了交警队报到,然后匆匆吃了一顿长官包子就奔齐河而去。

11月17日早晨。齐河县城外边的各个路口。

大雪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已经下了整整24个小时,但仍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北风呼啸,雪粒被大风卷裹着肆意飞舞。天地之间不分上下,望之四野难辨东西,室外气温已经是零下15°。但在齐河县城的各个路口却布满了警察,他们是专门值守在这里,为外地来抢运民工的车辆带路的。从夜间开始,已经有从济南、滨州、衡水、聊城的车辆陆续进入齐河境内,但他们不知道工地的具体位置。大雪天气,路上空无一人,正在踌躇为难之际,警察出现了。他们把外地来的车辆集中起来,有专人领路进入水利工地。这些司机挺惊讶:嗨,人家德州组织的还挺科学唻。要是咱们自己去工地,那功夫可就耽误大了。

11月17日上午8点。地区运输公司货运部。

杨海军处长正在向行署专员杨传堂做电话汇报:据不完全统计,组织抢运民工的车辆已经1200多辆,目前正在路上,由于道路结冰,行进速度很慢。另外还有300多辆正准备出发。

11月17日上午10点。309国道齐河段的一座桥头。

这里是宁津县委抢运民工的指挥部。所谓指挥部实际上就是一辆面包车。书记县长和水利、公安、气象、交通等部门的头头们正在商量如何分配车辆。其他的常委和乡镇书记带着医生到河工的窝棚里去慰问巡查,稳定大家的情绪。

11月17日上午10:30分。309国道。

一位民工突然喊了一声:来了,来了。我听到了汽车的马达声了。大家赶紧引颈眺望,可不是吗,不远处,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慢慢地开过来了。大家“嗷嗷”地喊着,叫着。第一批次进入工地的车辆是由德州市水利局副局长曲风鸣率领的。他跳下车来,瞪着熬红了的眼睛和河工们紧紧的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