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曲之行

  九月三十日清晨,我与耀庭、强强、老陈等三位朋友于6时20分从西固出发,由强强自驾长城哈弗去甘南玛曲和碌曲的郎木寺观光游览。甘南州夏河县的拉卜楞寺我曾去过三次,六大藏传佛教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以及美丽的桑科草原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这次去郎木寺

  ,正处甘川省界,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可以穿越甘南州首府合作,再经碌曲、玛曲到郎木寺,观赏尕海、黄河第一湾等景点,心中很是激动。

  我们的车子经西果园穿七道梁隧道进入临洮县境,过中铺右拐,再过临夏州东乡县唐汪乡开始爬山,因为这里头天下过雪,车子开得较慢。当车子爬上国道213线的汪集梁顶,我们望见车外一片云海,景色极佳,赶紧下车。我的三位朋友都是摄影爱好者,这时纷纷拿出相

  机,选景拍摄。我站在一处高台上极目观望,只见群山云雾缭绕,四周山头偶尔露出峥嵘,大有“忽闻海外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之感。云雾在动,山也在动,随着云雾的飘逸,千山万壑犹如深海苍茫,而穹宇上空则是蓝天白云。山中的云雾过后,群山的层层梯田

  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一片油绿,一片金黄。南面一座山峰整个山体颜色赤红,正是丹霞地貌,很好看。我分别请教一老一少两位当地人,这汪集梁的云海是否经常有。那青少年说没见过,而老者回答说,这种云海近一二十年都没有遇到过。真是谢天谢地,一、二十年不

  遇的汪梁云海,今天端端地让我们遇上了,真是大饱眼福,岂不是幸事吗!

  我们的车子从汪集梁下得山来,过东乡、临夏,于12时50分到达甘南州首府合作市。米拉日巴佛阁就耸立在市区北口,我们四人入阁拜谒释迦牟尼佛等诸位佛祖和大海众菩萨。米拉日巴佛阁有九层,最顶层为坛城。米拉日巴佛阁“文化大革命”时被毁,现在的佛阁是后

  来修复重建的。

  15时25分,车子过错宁即离开213国道右拐,走上204省道去玛曲。15时28分,我们到达尕海。尕海是碌曲县的一处湖泊,它与碌曲县的则岔石林组成了则岔——尕海风景区。尕海是甘肃省海拔最高的也是最大的高原湖泊,湖面上野鸭成群,水鸟竞翔。蓝天白云倒影在尕

  海水面上,与丛丛芦苇相映成趣。

  去玛曲的204省道路况较好,道路两旁有湿地,也有高山草甸。车子爬上尕马梁山口,石门牌坊正中上书“开放的玛曲欢迎你”。在海拔约4000米的尕马梁顶,居高临下,极目远眺,可以看见玛曲县城,还有黄河如带,雪山玉照,阿尼玛卿山的绰约风姿令人心往神驰。

  16时28分,我们进入玛曲县城,在金曲大酒店就餐,饭后游览街景。玛曲县城不大,但很整齐,中心十字路口西边有个广场,龙和铜奔马雕塑腾腾欲飞。玛曲草原盛产名马,就是著名的河曲马。以前牧民们放牧都骑马,现在相当多的牧民都把坐骑换成摩托车了。我在玛

  曲县城中心街道上,就惊奇地看到了一幕特技表演。一位藏族小伙子骑着摩托车,由南而北,风驰电掣左冲右突呼啸而过,而且道路上还有大小车辆在通行,我不由自主地为小伙子担心,结果真是有点少见多怪,小伙子的骑行姿势的确美极了,玛曲牧民的摩托骑行技术

  可见十分高超。但是,我还是希望藏胞们在城区道路上遵守交通规则,开得慢些好。

  我们出城向南,来到黄河岸边。这里就是黄河流经四川西北边缘时,突然拐了一个180度大拐弯,在玛曲草原上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迤逦西去又回到了生养她的青海省,这就是著名的“黄河九曲第一弯”,玛曲也由此名闻天下。我们在黄河第一桥拍照。这座桥号称黄河

  上的第一座桥,要去观赏玛曲著名的草原风光就要从这座桥经过。甘南草原尤其是玛曲草原,是黄河上游重要水源涵养地。但是,我们看到这里黄河两岸已出现了严重的沙化现象,岸边没有植被,沙土已经很厚,环境变化和过度的放牧对黄河的生态保护影响巨大,甘南

  草原及黄河水源生态保护已经刻不容缓(现在,国家已经逐年实施保护规划。而且玛曲县于2019年4月正式退出贫困县)。

  离开黄河第一桥,我们就从玛曲向郎木寺进发,玛曲至郎木寺路程67公里,为四级砂石路。19时15分,当我们行至里程碑标注289公里800米处时,突然惊魂一幕,车子霎那间转了180度,翻了个四轮朝天。翻车前车子突然转向的时候就感到很诧异,可是瞬间翻倒时根本容

  不得多想,大脑一片空白。我当时坐在车子的后排右座,旋转翻车时我已坐在车子顶棚上(这时顶棚着地),稍稍卡在前后座之间,这时脑子还算清醒,赶紧问朋友们是否都好。老陈说他受点轻伤,强强说胳膊被压住抽不出来,听到他俩都还好,我心里安稳了许多。可

  是耀庭呢,怎么没有他的声音?我正在狐疑,这时耀庭突然在车外喊我。谢天谢地,真不知他怎么出去的。我在耀庭的配合下爬出车子,这时老陈也爬出来了。我们赶紧围在司机座外往上抬车。哈弗车身很重,我们一边喊着强强坚持,一边使劲抬车,强强终于抽出胳膊

  被我们拉出车外。至此,朋友四人,活生生的八目相视,没有埋怨,没有忧伤,每个人的脸上反倒充满了欢笑,劫后重生的喜悦难以言表。耀庭说我们在合作参访米拉日巴佛阁拜谒各位佛祖,得到了佛祖的加持。是啊!今天是八月初九,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是合家

  团圆的日子。可贺众友人长久,与家人千里共婵娟。经此大难,朋友四人从上到下骨骼身躯五脏六腑安好,还有什么比这更金贵呀!

  大家欢庆之后,才仔细检查四轮朝天的车子,毁损还是十分严重的。我们当即给玛曲县保险公司打电话报告事故情况。县保险公司先来一辆小车,工作人员了解事故经过并勘查报损车辆情况,即回县上联系装运事宜。同时,强强和老陈随车回县到医院检查胳膊伤情。我

  和耀庭在原地守护事故车辆,等候保险公司来车装运。这时候,耀庭才有空儿告诉我,在即将翻车的瞬间,他突然被惯性从车窗里甩了出来,而且平平安安落了地,没有一点儿伤痕,真是应了命大福大造化大,耀庭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哥俩闲聊不大工夫,天已渐黑,从郎木寺方向开过来一辆带斗拖拉机停在我们面前,两位藏胞下车问明了情况。为安全起见,两位藏胞就主动提出陪我们在这里守候。我们的确是人生地不熟,何况事故地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茫茫四野空旷寂静也着实令人害怕,不

  要说歹人,要是有什么野兽也难以对付啊。说实在话,有两位藏胞和我们在一起守候,真是我俩的幸运。两位藏胞为首的一位名叫给仁久,另一位叫泽仁扎西。给仁久说,他们是若尔盖县热尔乡人,今天是从铁布乡到玛曲来,正巧碰上了我们。他还告诉我们,我们出事

  的这个地方叫大水,是四川若尔盖地界。还说玛曲到郎木寺这条路都是沙石路,跑在这样的路上一般时速就三四十公里,不能开快车,否则极容易出事故。这里基本是比较平的路,而且车子没有翻下路基,如果行驶在山路上就危险了。我和耀庭是深有感受。这时天已经

  黑了,我们感到了阵阵凉意,过了不大工夫,就有些冷了。给仁久拾了些柴火点起了篝火,我和耀庭又找了一些柴火,四个人一边烤着篝火一边聊天,到省去了很多寂寞。要是没有巧遇给仁久两位藏族兄弟,我和耀庭还不知怎么熬过这个野外之夜。农历八月初九的夜空

  ,月亮虽然还没有圆,但已像大半只白玉盘高高地悬挂在蓝蓝的夜幕上,还有一些星星眨着眼睛看着我们,夜间的视野很清晰,加上藏胞兄弟的陪伴,我们的心情也轻松起来。

  23时15分,县保险公司的车辆到达事故现场,工作人员辛苦地忙了很长一阵子,才装好车。我们恋恋不舍地告别了给仁久兄弟俩,于10月1日(农历初十)凌晨3时多回到县城,我和耀庭约4点多钟到宾馆休息。

  躺到床上一时倒睡不着,后来迷糊一阵天就亮了。强强由于手臂有点皮肉伤,皮肤肌肉压伤肿痛,老陈腰部也有些疼痛,但二人都无大碍,他们继续在宾馆休息。我起来以后,陪耀庭到县保险公司办理事故车辆维修和运往兰州等相关手续,下午落实车辆装载。这次事故

  ,多亏了耀庭忙前跑后,解决了所有善后事宜,毫不夸张地说,耀庭兄弟够哥们,是条汉子,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下午5时45分,一辆东风卡车把事故车体装载完毕,6时整,众友四人乘兰州来的小轿车与东风卡车一起返兰。俗话说“祸不单行”,不巧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小插曲。我们一大一小两台车安全驶过山高路险的尕马梁,在离开玛曲县城20余公里的地方,一块路面石突然将

  小车的油泵打坏,车子再无法发动。7时许,我们联系玛曲县出租车司机小敏,小敏是位回族小伙子,马上带人来修。经双方认真检查,需返县城汽修厂检修。小敏用自己的出租车将故障小车(我们兰州来的小车司机随行并掌握方向)拖回县城。我们众友四人只好挤在东

  风卡车的驾驶楼里,先行返兰,此时已是夜间22时多了。四个人在驾驶楼里腿脚舒展不开,憋屈得很,大家只好耐心坚持。当东风卡车刚过碌曲后,小敏的出租车赶了过来,众友四人一下子解放了,从东风卡车上下来换乘小敏的车子(东风卡车驾驶室超员是不容许的)

  。10月2日1时许,我们和司机在合作市的餐饮夜市找了一家快要打烊的小吃店,每人吃了一小碗烩面片,两位司机稍事休息,然后过广河,在临洮康家崖上高速,于7时30分回到西固家中。

  此次玛曲之行,遭遇了意外事故,打乱了整个行程计划,与有“东方小瑞士”之称的郎木寺失之交臂,虽然有所遗憾,但这次玛曲之行的所有经历,对我来说,只有收获,没有后悔。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在物欲横流信仰缺失的环境中,要把握住做人的基本要素,这

  就是正心诚意,多做善事,在家孝敬父母,出门友爱朋友。换句话说,做个好人,心正身安;行些善事,天知地鉴。此次玛曲之行,我们碰到了给仁久、小敏等藏、回同胞的大力帮助,使我们在困境中获得了支持和友爱,亲身见证了汉、藏、回亲如一家的民族团结之光

  ,对他们的真诚热心、乐于助人的精神表示诚挚的感谢,并祝他们吉祥如意,生意兴隆。同时佩服耀庭老弟遇险而不惊,临难而不惧,为朋友忙前跑后,既无矜色,又无怨言,极是难得,实该褒奖,是我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