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山水为伴,与清风相随

  是从几时开始,爱上一个人独处的时光。又是从几时开始,爱上了孤独?从习惯,到享受孤独,这过程于我而言,或许也是一种修行。每个人,或许都拥有一份自己的孤独,而我将这份孤独,视作生命中最宝贵的礼物。只因我明白,芸芸众生皆是孤独寂寞的。来时或去时,都只有独自一人。若将一切人世的风景都一一看透,将所有的人情冷暖都看罢,将红尘百味都尝尽过后,或许我们才会知道世事的长度与其深度。有些人,有些事,唯有你独自体验过,才能够真正明白其中所蕴含的真理所在。

  青春,究竟意味着什么?青春如梦如幻,懵懂而青涩,或简单明澈或绚丽多彩;或如醇酒,或醇香浓烈或甘香芬芳;于不同人看来,自是有着不同的意义。但不管我们的青春是何种模样,何种姿态,我们都是一样,投入以最真挚的热情与希望,投入其中去追梦,去专注于自己心中的梦,乃至执着去追求心中所喜欢之人。哪怕谈一场青涩无果的恋情,也是足矣。但于我而言,青春更多的是成长,是担当。如毛虫一般,不断地挣扎,不断地蜕变,只为有天能破茧成蝶,获得真正的自由,飞往更广阔的天地,去往更美丽的远方。

  也不知,是从几时开始,不再执着于一件事情的结果,不再为结果的成败而或喜或悲,不再为自己的得失而陷入悲伤之中。走过几程山水,看过几场春日芳菲,等过几度新月变圆,也体验过人情的冷暖之后,才渐渐懂得,原来这世间并非你真心对待别人,别人便会以真心待你;不是你有所付出就会有所收获。并不是一份耕耘便能够换来一份收获。岁月所给予你的,往往都是无情与磨难。而并非所有的故事,都会有圆满的结局。更多的,是筵走席散,人走茶凉的寂寥与无奈。

  人生,总背负着太多的无奈与辛酸,无论我们选择蹉跎光阴,还是选择认真度日,光阴的脚步,始终都是如此匆忙。你肆意挥毫也好,你用心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也罢,它都从不会为谁停留。只因光阴的流逝,就如人间的聚散离合,来来去去,又何尝有过丝毫的停歇?

  人生如梦,而一梦沧海,才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回不去的曾经。这一路走来,所曾遇见过的人,所曾看过的每一道风景,所曾走过的每一个足迹,都深深地印刻在我们心里,又怎能轻易地做到擦拭干净,了无痕迹,当做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如若没有过往所发生的一切,也或许不会成就今日的你。无论过往是悲痛还是美好,我们都该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去面对。纵知道浮生往来,皆是过客。也该明白,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无论是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都自有它的深意。我们都应该学会珍惜。

  沈复曾言未事不可先迎,遇事不可留住,听其自然,任其自去。人生在世,不就该是如此吗?来时皆珍惜,去时莫挽留。任其自然,一切随缘。时光总是浓淡相宜,人心,无论远近,相安便好。流年,长短皆逝,而浮生往来,虽都为过客。却也丰盈了你的生命,若非这一切的因缘际会,生命又该是何等的枯燥乏味。

  白落梅曾在行文中写道日月两盏灯,春秋一场梦。记忆中总有一盏灯,给我以光、以暖、以光,为我照亮夜里远行的路。有些走过的路,同样会迷失方向。而一些不曾走过的路,却会有似曾相识之感。当一个人的心清澈澄净,步履也会随之淡定从容。记忆无言,会收存着曾经走过的足迹。而每一段路程,都携刻着过往的身影。其实并不孤独,每一程,都有山水为伴,清风相随。红尘滚滚,世路且长,我虽也是一人独自行走于世间,却从未感到孤独。只因这一路,我与文字心心相犀,成为了知音;与草木为友,与山水为伴,亦有清风相随。与自然万物一起修行,在日常细碎的生活里共同品出人生的真谛,过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曾无数次地单曲循环着一曲半壶纱∶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怎知那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歌者以歌作修行,只为唱出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乃至对生命的热忱。而作为行文者,则该用笔下的文字,来记录凡尘里的点滴感动,以及对生命的点滴感悟。我笔耕不缀,以文写心,不为别的,只为在众生的心底,栽种下一株禅意菩提。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但这一路,总有看不完的旖旎山水,总有循序生长的草木,总有无数写不完的人生故事,总有许多等待着我去探索,去寻觅的人生美景,在前方等着我。只愿这一路,步履能够从容不迫,心灵能够愈发地澄澈明净,以山水为伴,与清风相随,与文字相守,淡然心弦,过属于自己的禅意人生。

12下一页

来源: https://sanwen.aiisen.com/sanwen-521525/
更多资源请访问: https://sanwen.aiisen.com/sa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