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不开花的爱情

  如果每朵花都要有个走向枯萎的期限,我宁愿这朵爱情永不开花。

  ——题记

  一

  伊月喜欢花朵,但是总是说不出名字。每次看到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花儿后,心里便跟着开出了花。脸上两粒靓丽的梨涡也绽开来,她最喜欢这时的自己,能这样安宁的沉溺于一种简单又纯澈的情绪中。

  上海的六月是绵延的小雨,潮湿的空气让人的心也跟着隐晦了。可是每次被地铁里的风送出地铁口,看到朴素的卖花女单车上插满的鲜花,红的,绿的,粉的,紫的,一身的疲惫便会立刻销声匿迹。她心中暗自琢磨着,今天多了几朵百合,开的很耀眼。小雏菊不见了,昨天还有。郁金香没有黄色的了,兴许被上次那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一口气买完了,这花儿有贵族的姿态。只是好久没有见到勿忘我了,那些有着美丽传说的小花儿,Forget-me-not.她很喜欢这个英文名字,还是在网络上搜到的,当时就记了下来。

  是的,今天还是没有这些可儿的小花儿。伊月默默叹了口气。

  走在潮湿的路面上,高架在头顶蜿蜒伸向远方,像一条巨大的龙,地铁轰隆隆的燃着灯光呼啸而过。地面都跟着颤抖了几秒。各种车辆在身边踟蹰不前,也排起了长队,高峰时期,交通便就这样僵持着。脚下的一个个小水洼倒影着马路两旁绚烂的霓虹。那个著名的大酒店24小时洋溢着娱乐的气息,纸醉金迷。伊月撑着雨伞,加快了脚步,巴望着早点回到自己的那个小窝。有点逃离的意味,她总会将自己和周遭的奢靡清晰的隔离起来。

  回去,回去,至少小屋中还有份清净又纯美的挂念。说着,裹了下开衫,她便再次加快脚步。

  二

  小屋在一座18层的公寓楼里,这座楼毗邻苏州河,能在清寂的深夜中站在露天阳台上独享这座城市一隅的夜景。冷艳的苏州河在夜色中犹如一条黑绸缎,曲曲折折的将两岸的生活分开。显然,伊月公寓所在的这边更安静些,能够望见对岸成弓形的大楼,有宝石蓝色的霓虹镶边,很漂亮,很耀眼。

  伊月端起水杯,倚在阳台栏杆上,望着出奇安静的都市雨夜,沉思了起来。这周的兼职有些累,孩子们不太听话,仿佛是习惯了这位娇小又平和的老师,即便是她用尽心力想出的新的教学游戏,也没有满足孩子们日益庞大的见识和新鲜感。他们的那句:伊老师,这个游戏没意思。沉重的打击了伊月的信心,她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当老师的天赋。她甚至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来到这个城市,成为时间和金钱的奴隶?她是有这种为一点小挫折就联想到终极意义的神经质者。她又开始不能容忍自己。

  愁绪不小心被一阵突兀的风吹醒,她转身回到屋里,将杯子放到桌子上时,看到了那簇被安插在一个水晶瓶中的勿忘我,开的还是那么灿烂,细细碎碎的花瓣紧紧簇拥在一起,虽然没有香味,却仿佛散放着幽幽的清香,她总是能从这些小花中寻到一丝难得的惬意。她还记得从卖花女手中接过这簇紫色小花时,那女孩儿认真的说这个花很好养,不要水都行。想来也在自己身边安放了几个月了,依旧小巧玲珑的撑着,真是让人心生幸福。她忘记了从异地带回的烦恼。

  三

  打开电脑,她将这份静谧的情思打在了电脑上,放在了博客里。这样自给自足的生活仿佛就能使她如仙女般悠闲安逸,她能看到自己的心灵如何游刃有余的在网络世界中游走,停留,安歇,享受。她想到这是逐渐盛行的行动方式,有点小资情调,心中暗暗窃喜。喝口水,但到绿茶的叶子在透明的杯中慢慢盘旋,舒展,沉坠,轻轻的安放,就仿佛是她此刻的心情。

  “你给人一种难得的静谧,在那座高速运转的城市。”

  QQ头像不停闪动着,伊月看到了他发来的消息。心中又惊奇又高兴。她自己也很清楚,如今这丝淡然的心绪,何尝不是他在背后给了一份坚定的依靠,用他纯净的文字,用他童稚般清冽的心。

  “林灏,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我很珍惜有你这样的朋友,希望你能天天快乐。”敲出这些字时,伊月是幸福的,手在键盘上飞速的滑行。她知道,没有几个人能让她如此不假思索的为所欲为的倾泻自己的感谢和情愫。她感到脸颊有些发烫,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遥远的相知?对味的人真是一见如故。她断定他是跟自己有相同气息的人,从他的文中,他的言语中,源源不断的流淌着一种相似的认知和品鉴。可能这便是知音吧。

  伊月原本一直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通过对这个城市辽阔生活的品悟让她年轻好奇的内心丰盈饱满,就像那簇紫色的小花,不需要水土的滋养,依旧可以摇曳生姿。可是,自从遇到林灏,她便又一次怀疑自己的定夺。

  四

  曾经在一座北方小城上大学时,伊月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上天注定大多数的爱情以惨烈的残缺遗憾而终,因此这世界上才会有人们在爱情中的追悔莫及和回首完美的永久定格。因为太青涩,太纯真,完美无暇的便只能是回忆里的那些凝固成玻璃球中风景的爱情,美的让人窒息,不会遭受现实和时间无情的打击。因此现在想来,那时的那个他还是记忆中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如果这份爱情没有结束,没有被定格起来,随着时光的步调亦步亦趋的走来,到如今也必定在激情过后如水如烟般淡漠了。所以,伊月总能内心很幸福,是因为那份甜蜜的爱情折腰在最美丽的瞬间。五年后,想来还是令人回味沉溺。

  如今,隔着茫茫网络的世界,不知在世界的哪个角落的他让她的内心又有一种久违的悸动,她知道这样为一个人砰然心跳,面颊绯红的感觉已经消失的太久了,这是不是预示这有一场爱情的来临,她闻到了风中飘来的淡淡的花香。

  “伊月,这是你的真名吗?”

  “不是的,只是喜欢这两个字,‘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些伊该是多么美丽可人的女子,让古往今来多少痴情人儿用此来倾诉内心的愁肠牵挂之绪。‘月’清冷又美艳,嫦娥虽有倾城的容颜,却也不免忍受孤寂之苦。另外,‘月有阴晴圆缺’也算是给自己教导一种心境,平淡释然看待人世悲欢吧。”伊月在他面前总是滔滔不绝。一边不停的敲打键盘,一边听着电脑中循环播放的《匿名的好友》这首歌。“给你传首歌曲哦,很好听的。”不等他同意,她已经将这首歌给他传了过去,网速很快,文件立刻传送成功。“林灏,你听听哦。”

  “我可不是匿名,我就叫林灏。”他立刻回复了这样一行文字。

  “呵呵,你很真实哦!”伊月笑了,越来越喜欢上了这样一个隔着网络的陌生人,却在虚拟世界中如此亲近,他的文章,那些纪念青春的文字,字字都让人疼惜,拉人走回曾经消逝的纯真岁月,让她沉溺在花季少女时期那片广阔的校园,看白杨树叶随风飘荡,如一张张可爱的小扇,又如一盏盏风铃,叮叮咚咚。踩着单车放肆的飞驰在暮色中寂寥的人间巷陌,忘记成长的烦恼。那些时光对于伊月来说,已经被遥远的遗忘在小城的城墙边,到如今,只有稀疏昏黄的旧影了,斑驳的面目全非。

  五

  “林灏,你在吗?”这几个字仿佛成了伊月每天上网后要最先敲打的字,在写博之前,在和朋友、同学、家人QQ聊天之前。

  “在的”他的言语一向不多,伊月认为自己遇到了强人,比自己还要少言寡语。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干什么?好久不见你更新博客了,等着看你的文章呢,很喜欢你的文字。”伊月压抑着自己,害怕一冲动说出心中日益积酿的好感,便只是用对他文字的倾慕来搪塞,当做表达好感,遮盖害羞的借口,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倾慕上了写这些文字的人。

  “呵呵,是吗?我总是不能融入这个世界的表象,很自持。”其实伊月能够感觉到,他是一个过于关注自我内心的人,对外面的世界,冷若冰霜。甚至有些时候,伊月都能感受到他稀疏言语后冷寂的脸庞,那几个寥寥的字迹,是冰冷的。

  伊月有些困惑了,有些不解了,有些无助了。因为她越来越发觉自己对他文字的依恋,跟他聊天,哪怕只是至始至终都是自己在喋喋不休。这些行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每天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一年了,她是如此轻易的陷入到了一个孤寂冷绝男孩的世界,而可悲的是,那个世界的主人根本无视她的存在,或者对待她就像对待一个普通读者一样。至少伊月自己这样认为。她有些失落。

  可是生活还是要认认真真的走下去的啊!况且自己还有那些如精灵般可爱的小花儿陪伴,每天数一数花瓣展开了几片,拂去花上落定的尘埃,看着那些薄如蝉翼的花瓣被风吹的站站发抖,这样无言的昌盛的日子也能稍微拂去心头失落的尘埃。

  “你给人一种难得的静谧,在那座高速运转的城市。”在伊月把勿忘我花朵给的情愫释放成文字后,他的话让她惊讶又高兴。第一次,他关注了她的文字。伊月突然间感觉很兴奋,甚至有一种很荣幸的感觉,像是得到了什么名人大家的关注一般。她越来越倾慕林灏的才华,这位在文学上小有成就的男孩。

  “我发觉自己好像成了你的粉丝”伊月飞速回复过去。

  “伊月,你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让伊月顿时惊呆了。

  “喜欢了,当然喜欢了,我喜欢才子。所以喜欢你。”伊月激动的回复,却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非分之前有点不可见天日,这本该是多么纯澈的朋友之情啊。伊月知道,喜欢和爱不一样。她很清楚这一点。

  “哦,这样啊。”

  伊月等了好久,他的头像再也没有动了,然后就成了灰色头像。伊月有些不解。

  日子每天还像江南的小雨一样,温润潮湿又绵延,伊月仍然坚持每天写博客,看博客。聊QQ,却再也没有见到那个令她心动的头像再次闪亮后。那簇插放在透明水晶瓶中的勿忘我也终究因为没有根而慢慢枯萎了,伊月有些失望,却也无奈。

  只到有一天,她熟悉的那个博客中出现了一句孤单决绝的话:才华令一个人孤独。伊月眼角湿润了,原来在遥远的彼岸,一直有一朵不开花的花,比什么都美的娇艳。

12下一页

来源:查字典小小说网 https://sanwen.aiisen.com/xiaoxiaoshuo-17515/
更多资源请访问:查字典小小说网 https://sanwen.aiisen.com/xiao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