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老鼠我爱你

它的名字叫小小,不知是鼠小伙还是鼠姑娘,反正,它是一只可爱的小老鼠,是一个可爱的小精灵。

小小这快乐的精灵,厌恶了祖祖辈辈住的那个黑暗老宅子。那老宅子,长年累月住的是一个脾气古怪、总唉声叹气的孤老太太。孤老太太家里,家具破旧不堪,散发出陈年霉气。

我们的小小觉得,总和这样的老太太住一个老宅子,会忘掉生活的乐趣,它迟早会在老太太的叹息中憋闷死。虽说这老宅子里,随处有食物可觅,但这小老鼠不稀罕。与其憋闷死,不如另谋住处,或许能开辟新天地呐。小小是急性子,它马上便开始行动,在深夜里去寻找它的追求。

小小顺着下水道,来到一个半老徐娘家。那女人正在敷面膜搞皮肤保养,突然见到一只老鼠从脚边溜过,吓得尖声大叫。小小说着鼠语,叽叽不停,可惜半老徐娘没听懂。幸好没听懂,不然这女人得气死。小小一边说着“见鬼了,见鬼了,吓死我了!你这女人就会大惊小怪,还不知道谁吓谁呢”,一边赶紧撤离此处。

一路小跑的小小爬过一堆臭气熏天的脏污,弄得身上脏乎乎的,它懊恼地晃晃身子,小声叽咕:“哼,你们人类,就只知道说我们老鼠脏,其实弄脏世界的,就是你们自己!”

小小抬头发现,这一堆脏污的旁边,有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棚子里住着一对夫妻,不爱收拾东西,棚里搞得乱七八糟的,看那样,是收购废品的吧。这挺好的,肯定有不少食物可吃,小小见了,一阵窃喜。( 文章阅读网:sanwen.aiisen.com )

谁知小小刚溜进这棚子,那对夫妻竟然揪扯起来,女人叫着“杀人啦”,男人喊着“我揍死你这不要脸的女人”。

“哎呦喂,太不友善太不文明了!”小小闯上闯下,大声冲这对男女叫着,却没人理睬它。小小一生气,决定不住这家。

东张西望,小小四处寻觅新家。它仰天看见,在这深夜,有一家的灯光仍然亮得耀眼。

嗖嗖嗖,小小顺着自来水管往上蹭。

这家的防盗工作做得不错,窗玻璃装了两层,防盗窗也选的是最牢靠的那种。幸好窗子没完全关上,小小钻了进去。回头一看,吓得小小直颤抖。妈呀,窗子角落处,那圆突突光溜溜的东西,藏得隐秘,一定就是人类的先进武器摄像头吧。

小小现在呆的地方是一间卧室。它小心检查这家的情况,见这家的摆设很是一般,简直和小小的前主人家一样寒酸。真奇怪,这样的家犯得上防盗吗?小小正犯嘀咕,忽的听见有脚步声走进来,吓得小小马上钻到床底。

听声音,是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不知男的长得帅不帅,女的够不够好看?小小有心探头出来给两位的长相打分,却听得那女的压着嗓子问男的——“这厂长刚送我们的四万元钱,到底藏哪才好?和上次收到的钱又放一块?这得来的钱,全藏在这屋里有点不好吧。毕竟是受贿来的,搞得我七上八下,生怕公安局的哪天突然闯到咱家来——”男人连连埋怨女人不该乱说话,低低训骂着“你这死女人,叫你别乱说话偏要乱说,你不怕隔墙有耳啊?”

小小听见,立马逃出这家。出得门来,小小直觉得一阵后怕!它庆幸自己逃得快,心想若呆在那家,真来了公安,若那家人逃跑,说不定会让公安开枪。倘若真开了枪,那子弹可不长眼,没准会射中小小哩!

难道天下之大就没有容小小之地吗?小小很是伤神,一路哼着哀伤的小调。小小其实很自信,它的音色非常棒,心想如果参加星光大道之类节目,很有可能一举成名。不过小小是低调的,它不屑成名。不是没能耐成名,是担心成名了会造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它知道,那些喊打的,多半是些患嫉妒病的。自己没能耐,见别人成功了,就一个劲揭人家短,唆使不明真相的跟着喊打。

哼着小调的小小,来到了一家单位的宿舍。它探头打量了几处,经过比较,小小相中了一户人家。

这个家里,男主人半夜了还在看书,他温柔娴淑的妻子给他泡了牛奶,正催他趁热喝了。男主人轻声瞩他妻子快去睡,答应自个儿随后就休息。他的妻子不放心,再次催他快喝了牛奶休息,然后到儿子房间检查小孩睡得是否安稳。

这是个和美的小家庭,小小一看就喜欢。但是,如何才能溜进这家呢,这成了个难题。

这家子虽然简陋,可主人爱整洁,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门缝儿钻不进,纱窗也关得严严的,好不容易在墙角找到个小洞,却发现洞里躺着小小的同类,把小洞堵得严严实实,让小小挤不进去。小小看见,洞里撒了老鼠药。它的同类肯定缺乏警惕,见了米粒就往嘴里塞,结果送掉了小命。

小小不怕老鼠药,因为初见面的这份喜欢,它想尽办法要与这家人同处一个屋檐下。它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蹲在这家的门口,盼望有人开门,那样,它一准逮住机会迅速溜进去。熬了好长时间,总不见有人开门。小小想放弃,打算改天再来。这时,女主人竟开了门来,看了看外面,然后又关了门,可能是听到什么声响吧。

小小终于心想事成,住进了自己喜欢的新家。

从此,小小喜欢上陪主人读书。

这一家三口,个个喜爱读书,嘴里常念念有词。小男孩好念诗词,日子久了,小小也学了一两句,可惜不知到底什么意思。那女的常拿本书向男的请教,什么短路、漏电、电阻,一大堆词语,小小初听觉得头痛。女主人似乎也头痛,总反复请教她男人。听女人说,她单位要考试,不及格得下岗哩。

小小大发感慨:呵,做人可真难,上养老、下养小,老大不小还得参加考试!想想还是我们老鼠的日子过得悠闲,钻钻洞,爬爬管子,到处游玩到处蹭吃。

女主人很好学,早也读书晚也读书,临到考试前夕,她总缠着要男人拿题目考她。

这中间,小小不愿老呆在床底下、柜子底下,它偷偷钻出来,眼睛滴溜溜欣赏这爱读书的一家人。悄悄地,有好几次,它近距离地接触这家人,居然没被发现。

主人家的照明状况,就是一股电线从屋顶垂下来,灯泡上再套了个灯罩。每晚,一家子就在灯下读书。睡得最晚的,总是那男的。小小特佩服他,不管女人问什么问题,他都能回答。已经满肚子学问了,这男的仍然用心苦读,实在不简单哩。

小小如今的胆子大了起来,觉得与这一家子友好相处已有一段日子,犯不上偷偷摸摸。它寻思,若吊在那灯罩上,近距离看他们读书,肯定挺好玩。这以后,它索性吊在灯罩上,直面相对主人。它吊了几晚上,还是没被发现。小小很高兴,可以近距离地与主人一块学习。它对电学知识感兴趣,小小私下认为,它已掌握了足够的理论,亟待有机会实践操作一次。

这一天,小小故伎重演,又一次倒悬在灯罩上听课。

“妈呀,老鼠!”小男孩猛的发现了小小,放下了手中的书,指着灯罩冲爸妈叫唤。吓得小小嗖地顺着电线往上爬,灯泡顿时晃荡起来。

“哎呦,还真有老鼠!哪去了?刚刚不还在电线上吗?逃得挺快!”男主人挠着头说道。

女主人也纳闷:“怎么会有老鼠呢,不是撒老鼠药了吗,难道药性不行?”

这以后,小小和这家人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一会从凳子腿边探出头来,一会又从沙发下面忽的冒出来,有滋有味的品尝主人掉在地上的瓜子,或呆在垃圾桶里找吃货。待主人发现了,它嗖的顺着电线爬到灯罩上晃悠,一双眼睛不忘贼亮贼亮的打量主人,想探知主人是否真生气。

本来嘛,小小自打住这以后,就没好好吃饱过一次,偶然才能寻到丁点食物。眼下这家人做了计划,想活活饿死小小,连垃圾桶里残余的零星食物,也拿食物袋扎得严严实实。小男孩也有了改变,吃饭时不再掉饭粒,偶尔掉了一两粒,这小男孩立刻就扫地。

小小实在不愿离开这个温暖的家。它好不容易学到的知识还没进行实践操作哩,轻易离开,岂不可惜?但为了活命,小小只好选择离开了。离开前,它得向主人证明,经过这段时间的勤奋学习,它长本领了。

这晚上,它再次吊在灯罩上,严格遵照主人教诲,进行了一次带电操作,赶在主人回到座位前,它将电线咬断,灯泡刷的掉下,摔得粉碎。主人闻声迅速赶过来查看时,小小早已冲出门,另到别处寻找住址去了。

男主人仔细检查后,发现小小的带电操作做得非常漂亮,小小它不止掌握了安全距离知识,还掌握了电流、电阻等各方面知识,硬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准确无误地将由两根电线缠绕成的这一股电线,分别从不同处将两根线咬断!

小小发誓,它要去不同家庭驻扎,学习不同本领,做个好学上进、有抱负有胆量、眼光长远、敢闯天下的小老鼠。倘若再有人对它说,尔等鼠辈,胆小如鼠、鼠目寸光,小小保准会跟他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