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十)


  房间内尽散落着大大小小酒瓶。四周都充斥着一股强烈的酒味。手机上堆满了十几个未接电话。林希冷笑着拿起手机,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人,终于给自己打电话了。恰逢这时,高柯辰的电话又打进来了,她拿起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把电话挂掉。索性直接关机。
  
  林希看着自家白色瓷桌上那把闪生着明晃晃的光的小刀。人真失败啊,没得到自己最爱的人,却连自己最好的闺蜜也失去了。
  
  她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拿起桌上那把刀,在眼前反转了几圈。最后,她把到比在自己手腕的位置,狠心割下。
  
  ***
  
  冉冉裹着一身素白色的浴袍,胸前的雪白若隐若现。湿哒哒的头发披在肩膀上,更显一番女人味。
  
  她拿着一张毛巾,在倒弄自己的头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眺望着窗外的景色。通过玻璃窗反射,她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景成阳。
  
  她看到的他,低着头。(中国  sanwen.aiisen.com)
  
  景成阳已经抑制很久了。他有些许按耐不住。冉冉想要找吹风机,把自己的头发吹干。却在转身那一刻,被一个黑色熟悉的身影抱住,还没反应过来,就往床边带。景成阳一气呵成这些动作,已经死死地将冉冉压在床上。
  
  诧异许久,才反应过来。她怯怯地问:“你……干嘛……”没等到回答,嘴唇却被一片柔软的东西附上。未反应过来的冉冉,凭着自身的本能条件,抵抗着景成阳霸道中夹杂着些许温柔的动作。但很快,她就彻底沦陷在景成阳的霸道攻势里。
  
  冉冉开始生涩的回应着。在两人的耳鬓厮磨下,酒店的白色床单已凌乱不堪。冉冉宽松的外套已经滑到肩下,景成阳温柔的在她的肩边游走。
  
  不恰时宜,冉冉的电话铃声响起。景成阳用胳膊撑起身,略带愤气地讲薛冉冉的电话挂掉,反扣,一气呵成。
  
  他在她的嘴上霸道的啄了两口,打算进行下一步猛烈进攻。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他正打算起身挂掉。冉冉却一把抢过手机接起电话。电话来电显示人是高柯辰。
  
  接起电话。冉冉还没有说话。便听到那头高柯辰憔悴的声音:“冉冉,林希,在医院……”
  
  手术室的灯还继续亮着。门外两个身影在不安地等待着。
  
  “所以?你觉得是你自己的错是吗?”冉冉盯着高柯辰衣服上的流苏,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他斜倚在医院的白墙上,满脸尽是颓废。
  
  “即便是你的错,现在意识到也晚了。我们什么都不能做,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小希能好好的活过来。她自然也不会怪你,我了解她,毕竟我是她最亲密的人。”冉冉的话语好似在安慰他,但语气貌似又带了些嘲讽的意味。
  
  楼道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景成阳的出现缓解了这时尴尬的氛围。他左手提着两盒快餐盒。右手还抱着一件外套。他将快餐盒放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将外套整理好,轻柔地披在冉冉身上。她感谢似的回他一个笑容。
  
  手术灯终于熄灭。冉冉和高柯辰同时站了起来。主刀医生摘下口罩:“病人已无大碍,转到普通病房休息几天会好。病人这种轻生自残的行为,你们作为家人的应该好好制止啊。”说完这话,林希就从病房里推了出来。她还带着氧气罐,脸色苍白,整张脸小小的,埋在白色床单里。
  
  高柯辰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揪心的疼。
  
  高柯辰和薛冉冉轮流照顾林希。原本林希打算独挑重担,女孩子照顾人自然要细腻一些。可高柯辰死活不愿意让薛冉冉单独照顾林希,说什么交给冉冉不放心。
  
  冉冉瘪瘪嘴,交给你才不放心呢!
  
  高柯辰虽有着男生的笨拙,可对着林希那股笨拙中透露着丝丝的细腻和熟练。冉冉经常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一对佳人。看见柯辰那双的眼里泛满了温柔。
  
  她轻手轻脚地关上了病房门,在房门外的长椅外坐下。一次次摁亮手机屏幕,却等不来想要的那个人的消息。过去两天了,景成阳只是匆匆忙忙地交代了最近几天会忙,有空再找她。就丢下她往公司跑了。
  
  自己现在对于他来说是个身份不清不楚的人,自然没有权利去把他束缚在身边。她不禁想起了那天那个缠绵悱恻的吻。这两天冉冉照顾林希忙的不可开交,也一直没有去认真想这件事。
  
  他是喜欢我的吧?冉冉每次这么想着都会傻傻地笑。
  
  既然如此,她愿意相信他,相信他所给的承诺。